职业网
  1. 设为首页
  2. 加入收藏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职业》杂志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热点文章  

精准扶贫:送钱送物更要送技术

——从援藏经历再谈技能扶贫

发布时间:2016-08-26 14:23

 

 

/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出版集团副总经理、《职业》杂志社社长黄卫来

 

完成《技能扶贫是最有效的扶贫方式——从我的挂职扶贫经历谈起》一文后,总感觉意犹未尽,因为我的另一段援派经历同样与扶贫有关。

在结束金寨扶贫挂职一年多后,我又在20077月被部党组选派援藏,担任西藏自治区劳动社会保障厅(机构改革后的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厅)党组成员、副厅长,也因此,在部内有了挂职专业户美誉

进藏工作不久,厅里驻点扶贫的同志回厅汇报工作。厅主要领导考虑到我有过扶贫挂职的经历,于是指派我召集厅相关部门的同志和扶贫工作组的同志一起召开扶贫工作座谈会。会上,扶贫组的同志介绍了扶贫点的基本情况:厅里的扶贫点是那曲地区索县的江达乡,离拉萨有700多公里,位于怒江两岸,十分偏远,交通极不发达,只能实现季节性通车。并且当时江达境内怒江上还没有通车的桥梁,两岸人员来往只能通过溜索、吊桥。江达是半农半牧区,约500户,3000多人。关于扶贫工作,扶贫工作组的同志提出了几点请求:一是在厅里组织捐款,并且厅里拿出一些资金,用于购买贫困村民急需的生活用品和慰问特困家庭;二是厅里帮助出面联系有关区级机关,支持乡里建设小型饮水、发电项目,部分解决用水、用电困难问题;三是请自治区农业部门提供种子,在有条件的村子帮助发展农产品种植业。

听了扶贫组的汇报和其他部门同志的讨论发言后,我代表厅里对他们提出的几项请求都表示原则同意。之后,我简要介绍了自己在金寨扶贫挂职期间组织开展技能扶贫的情况,提出:在扶贫工作上,送钱送物,更要送技术,把当地农牧民组织起来学习实用技术,应当是脱贫致富的良策。

家有良田万顷,不如薄艺在身,像江达这样一个半农半牧的地方,所谓薄艺,既包括学习农业知识、牧业知识,也要学习工业生产、三产服务方面的技能。正好当时的扶贫组长是就业局的负责人之一,掌管就业培训资金的分配和使用,我建议他们研究一个办法,把江达乡有外出打工意愿的青壮年组织起来,委托相关培训学校进行职业培训,培训合格后送到那曲地区和拉萨就业,这样应当是最有效并且可持续的脱贫之路。

后来,扶贫组接受我的建议,分批组织江达的青壮年到那曲地区的一所驾驶学校学习汽车驾驶,大部分都学得不错,学成后一些人进城到企业开车,还有一些自己买了车跑运输,收入都不错。这里要特别说说藏族司机,我一直认为,藏族人一定是天下最适合开车的民族之一。那曲的道路十分艰险,援藏期间,我三次到那曲,一次到那曲西部调研,途径大片沼泽地,其他司机开的车全部陷了进去,我改坐一位藏族司机开的车,汽车飘过那片沼泽地,下车后回看连车轱辘印都看不到!另一次到那曲东部(后面要提到,就是去江达扶贫点),翻过一座又一座大山,汽车走的都是当地农牧民修建的简易道路,许多地方不到一个半车身宽,而且因为融雪或者下雨从山上冲下来的砂石堆在路面,道路基本都是一边高一边低,拐弯的地方基本都是45度左右的剪刀弯,稍有不慎,就可能掉进万丈深渊。放在内地,我的司机绝对算得上技术一流,但在那种地方也有些害怕。后来换成一个藏族司机,在那样的路上开行,我们坐车的吓得全身湿透,但藏族司机却是镇定自若,谈笑风生。

2009年夏天,当地同志提出,厅里负责江达的扶贫好多年了,还一个厅领导都没去过,希望有厅领导亲自去江达看看,为他们的扶贫脱困工作把把脉。正好扶贫组长换成了我分管部门的一位处级干部,于是厅党组决定我代表厅里去江达慰问。

因为是慰问,自然还是少不了继续在厅里组织捐款,然后,我们带着各种生产生活用品,也带着厅里同志的深情厚谊,一路爬山涉水,第一天从拉萨到那曲,第二天从那曲到索县,第三天从索县到江达,正值藏北的雨季,塌方、泥石流是家常便饭,颠簸整整三天时间,才到达扶贫点。

在江达搞了一个隆重的捐助仪式,得到钱物的乡亲自然是喜笑颜开。除此之外,就是一路与各级干部商讨江达的扶贫脱困问题,与地区的同志座谈,与县里同志座谈,与乡里同志和农牧民座谈,一路走一路灌输送钱送物更要送技术的观点。通过我的灌输,地区、县、乡的干部,大多能够接受我的观点,而对于普通的农牧民来说,是需要一个过程的。因为毕竟,钱和物是看得见、马上用得上的,得到钱和物后,贫困者的生活马上就能改观。

就这样,通过各级干部反复做工作,当地群众的观念逐步转变,后来,更多的江达贫困农牧民走出大山,走进城镇,一些人学汽车驾驶,还有人学厨艺、学餐饮服务,甚至学建筑、学机电,走出来的人都实现了较好就业,走上了脱贫致富之路。同时,针对一些由于家庭原因,暂时不能走出大山的村民,还组织开办了多起农牧科技培训班,使当地农牧民学会科学种地、科学放牧。

为什么在江达的扶贫问题上,我一直在坚持送钱送物更要送技术的观点?我以为,扶贫助困,最重要的是要有针对性。在我们的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的水平后,政府和社会可以把失去劳动能力的老弱病残贫困人口养起来,因为,资本主义国家尚且救助特困人群,我们社会主义国家更要这么做,这是社会主义优越性的最好体现。但是,还有更多的贫困者,他们本身年轻力壮,具备劳动能力,或者将要具备劳动能力,他们缺乏的是劳动技能以及正确的职业态度和思想观念。

中国有句古话: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对于广大的贫困人口来说,给他们送钱送物只能解一时之急,解燃眉之急,使他们能够渡过暂时的困境。但是,目前我国的贫困人口总量在5000万人左右,我们的社会还不具备把这些人全部养起来的能力,而且任何社会也不可能把贫困的青壮年一直养下去。从长远上讲,必须让贫困人口中的青壮年转变好逸恶劳的观念,树立劳动光荣的观点,并且也要树立正确的择业观念,在此基础上,要让他们获得必要的劳动技能,通过自身的辛勤劳动走上脱贫致富之路。

所谓精准扶贫,就是要针对不同贫困区域环境、不同贫困农户状况,运用科学有效程序对扶贫对象实施精确识别、精确帮扶、精确管理。在全国层面上,不同区域的贫困原因各有不同,但整体上看,山高路远、田地稀少是一种普遍存在的原因,许多地方都难以通过发展农业脱贫,所以,技能扶贫应当成为脱贫致富的重要途径。国家人社部、国务院扶贫办推出技能扶贫千校行动,是推进精准扶贫的最有效方式之一,希望得到全国技工院校的响应和支持,也希望数以千万计的贫困人口从中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