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网
  1. 设为首页
  2. 加入收藏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职业》杂志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律法规 -> 案例分析  

新旧条例对比:劳动者工伤权益保护升级

文/井  川

发布时间:2014-11-04 16:21

 

   随着《工伤保险条例》的深入实施,工伤保险参保范围逐步扩大,参保人数也逐年增加,劳动者自保意识也在增强,由此会产生对《条例》条文的理解认识的不一,劳动者和用人单位乃至工伤认定机关的纠纷不断增多。“强资本、弱劳力”,从保障工伤职工权益、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出发,最高人民法院近期发布了《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49号),对工伤认定进行了更为细化和明确的规范。这一“规定”的颁布,无疑是劳动者保护工伤合法权益的又一利器。

 

“主要责任”不再完全依赖“法律文书”

    【案例】赵某是一名进城农民工,因无钱在厂区附近买房安家,遂用出兑农村承包地的钱款,在市郊买了一套二手房,天天骑摩托车上下班。一天清晨雨后路滑,赵某在偏僻的路上转弯时被一货车挂倒,双方当时自行和解。事后赵某发现腿部受伤,找到交警认定责任,但现场已破坏,路段又无监控,交警无法认定。用人单位根据自己推断,认为赵某对这次交通事故承担“主要责任”,不予预申报工伤。赵某自己申报工伤,工伤认定机关也已赵某拿不出“非主要责任”的证据,所以不予认定。

   【说法】《工伤保险条例》(国务院令第586号)第十四条(六)中规定:职工有“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情形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最高人民法院最新发布的《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49号)在第一条中规定:人民法院审理工伤认定行政案件,在认定是否存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本人主要责任”、第十六条第(二)项“醉酒或者吸毒”和第十六条第(三)项“自残或者自杀”等情形时,应当以有权机构出具的事故责任认定书、结论性意见和人民法院生效裁判等法律文书为依据,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事故责任认定书和结论性意见的除外。前述法律文书不存在或者内容不明确,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就前款事实作出认定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其提供的相关证据依法进行审查。没有证明赵某承担“主要责任”的证据,有关部门应当认定赵某的情况为工伤。

 

单位“用工”不再“踢皮球”。

    【案例】刘某为给出国读博士的儿子凑学费,随丈夫进城打工,不但卖掉了农村的土地房屋,而且为了多挣钱,夫妻二人都干双份的工作。丈夫白天给一水厂送水,晚上给一工地看堆。刘某白天在一托儿所看孩子,晚上给一洗衣店洗衣服。前几天,在工地看摊期间丈夫被一小偷打伤,工地老板知道他是一单位的送水工,工厂已给他上了工伤保险,因此不想承担工伤责任,不给他申请工伤认定,让他去找水厂。而刘某是在工地干活受伤,水厂当然不同意担这个责任。二家踢皮球,刘某的工伤赔偿不得落实。

    【说法】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的《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若干规定》(人力社保部令第13号)第九条规定:职工(包括非全日制从业人员)在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用人单位同时就业的,各用人单位应当分别为职工缴纳工伤保险费。职工发生工伤,由职工受到事故伤害时工作的单位依法承担工伤保险责任。最高人民法院最新发布的《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49号)在第三条中进一步规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单位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职工与两个或两个以上单位建立劳动关系,工伤事故发生时,职工为之工作的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二)劳务派遣单位派遣的职工在用工单位工作期间因工伤亡的,派遣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三)单位指派到其他单位工作的职工因工伤亡的,指派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四)用工单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该组织或者自然人聘用的职工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的,用工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五)个人挂靠其他单位对外经营,其聘用的人员因工伤亡的,被挂靠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前款第(四)、(五)项明确的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承担赔偿责任或者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从工伤保险基金支付工伤保险待遇后,有权向相关组织、单位和个人追偿。这对于保护工伤劳动者合法权益,制止用人单位相互推脱工伤责任将起着重要作用。

 

“工作原因”、“工作地点”、“工作时间”不再“含糊”

 【案例】齐某是小区的一名投递员,小区有一位老人订了份报纸。小齐登门去其家送报,家中无人。邻居告之,老人在比邻小区凉亭内与人闲聊。为了让老人尽快看到报纸,齐某多走了几步,去老人正在闲谈的凉亭。不幸在凉亭附近被狗咬伤,事后用人单位邮局以“越界”为由,不给齐某申报工伤。

【说法】用人单位邮局的做法是错误的。《工伤保险条例》(国务院令第586号)第十四条(一)、(五)中规定:职工有“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 和“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情形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因为对“工作原因”、“工作地点”、“工作时间”、“外出期间”规定的不够具体,在工伤认定上往往就“工作原因”、“工作地点”、“工作时间”、“外出期间”会发生疑义。最高人民法院最新发布的《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49号)在第四条、第五条中对此进行了细化: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情形为工伤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受到伤害,用人单位或者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没有证据证明是非工作原因导致的;(二)职工参加用人单位组织或者受用人单位指派参加其他单位组织的活动受到伤害的;(三)在工作时间内,职工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因工受到伤害的;(四)其他与履行工作职责相关,在工作时间及合理区域内受到伤害的。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情形为“因工外出期间”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职工受用人单位指派或者因工作需要在工作场所以外从事与工作职责有关的活动期间;(二)职工受用人单位指派外出学习或者开会期间;(三)职工因工作需要的其他外出活动期间。职工因工外出期间从事与工作或者受用人单位指派外出学习、开会无关的个人活动受到伤害,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不认定为工伤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向小齐这种“越界”受伤行为即属于第四项“其他与履行工作职责相关,在工作时间及合理区域内受到伤害的”的情形,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为工伤,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上下班途中”以合理为原则,不再“生搬硬套”

 【案例】女工吴某是一个孝顺的儿媳,丈夫在外地工作,公婆年迈,每天下班她都要顺路去一下菜市场,买些蔬菜给公婆送去。就因为多用了一些时间,绕道去了菜市场,吴某在从公婆家出来的路上遭遇的交通事故就不能被认定为工伤,工伤认定机关予以否认的理由是她下班行走的时间超过“正常时间”。

   【说法】职工到达工作场所要经过一定的时间和空间,这个时间和空间就是上下班途中。上下班途中应视为正常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的延续。《工伤保险条例》(国务院令第586号)第十四条(六)中规定:职工有“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情形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如何认定“途中”在实践中各部门认识有所不同。最高人民法院最新发布的《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49号)在第六条中以“合理”为原则作出了更加人性化的规定:对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情形为“上下班途中”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在合理时间内往返于工作地与住所地、经常居住地、单位宿舍的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二)在合理时间内往返于工作地与配偶、父母、子女居住地的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三)从事属于日常工作生活所需要的活动,且在合理时间和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四)在合理时间内其他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女工吴某下班顺路买菜、看望公婆,即或下班途中时间长了些也应视为合理。根据上述第六条第(二)、(三款)的规定,吴某情况属于上下班途中,不存在“超正常时间”问题,并且个人为非主要责任,受伤因认定工伤。